如果过度保护知识产权,将不利于相关领域的二次创新和持续创新。实际上,它是一种市场壁垒行为,造成市场垄断,制约市场竞争,不利于提高社会资源配置效率。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不利于社会创新氛围的进一步改善,不利于社会创新的全面发展和社会效率的进一步提高。因此,过度保护和保护不足是不可取的。过度保护任何东西都是错误的。

过度保护任何东西都是错误的。知识产权应当得到妥善保护。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空间范围内的侵权行为需要得到保护,侵权人应当受到打击,从而保护知识产权人的权益,保持社会创新的积极性。

但是,如果知识产权受到过度保护,将不利于相关领域的二次创新和持续创新。实际上,它是一种市场壁垒行为,造成市场垄断,制约市场竞争,不利于提高社会资源配置效率。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不利于社会创新氛围的进一步改善,不利于社会创新的全面发展和社会效率的进一步提高。因此,过度保护和保护不足是不可取的。

正确对待知识产权保护的态度应该是合理合法的,在规定的时间和空间内保护知识产权。这种保护不可低估,也不应过分重视。在考虑知识产权、保护单个企业权益的基础上,还要考虑整个国家和整个社会的整体利益,以及社会创新和社会资源配置效率问题。对于过期的专利、商标、专有技术等,应当成为社会的免费资源,任何人都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创新。过度的知识产权保护是一种垄断。这是我们不应该提倡的。

当然,对于我国现阶段而言,主要问题是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而不是过度保护知识产权。因此,我们还应倡导健全法律制度,建立长效机制,妥善保护知识产权。

首先,任何“过分”和“极端”都是不好的。

其实,谈谈知识产权对社会发展的贡献。英国工业革命的繁荣得益于1624年英国政府颁布的《垄断法》,这也是世界上专利法。根据法律规定,发明和技术的保护期为14年。在保护期内,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任何人不得生产、制造、销售或者使用本方法。

事实上,《垄断法》颁布后,英国纺织业经历了一个小高潮。具体时间表如下:

1765年,珍妮纺纱机发明并于1770年获得专利;

1768年,水纺纱机发明并获得专利;

知识产权是创新和研发加速发展的催化剂。所以我们提前解放了劳动力,社会发展在进步,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做更有利于生活的事情。我们开发了治疗疾病的药物,开发了更简单的工具,我们都从知识产权中受益。

回到过去,过度。过度是指盲目遵守专利法。

我们现在正处在专利侵权的时代。一些掌握了核心技术的企业成了大垄断者。其他企业一旦想使用自己的技术,就要支付高额的许可费;一些专门从事专利业务的机构会以极低的价格购买中小企业的专利,然后在市场上寻找使用该技术的企业进行赔偿诉讼

法律和制度并不完善。这些“合法的”和“不合理的规则”使得所有想要获得新知识的人都不得不花费高昂的成本来获得现有的研发成果。

专利制度原本是用来刺激创新的,现在却成了一些不良企业或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工具,极大地阻碍了知识进步的可能性。

但任何立法的成熟都需要时间。我们可以提出问题,用事实来验证,然后慢慢地修改。